千年“魔壶”的“前世今生”
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的青釉提梁倒注瓷壶。记者郭青摄  陕西历史博物馆保藏着这样一件国宝级瓷壶,它造型独特、精巧富丽,以凤凰作壶把,以狮子之口作壶嘴,花中之王牡丹环绕壶身,并有着巧夺天工的规划,壶身呈圆形,盖、梁、身连为一体,“倒注液体,翻转不漏”,人称“魔壶”。这件独特的“魔壶”具有怎样的内部结构和独特“法力”?这件闪烁着古代“才智之光”的瓷壶又有着怎样的宿世此生?记者带你走进陕西历史博物馆,揭开“镇馆之宝”——青釉提梁倒注瓷壶的奥秘面纱。  青釉提梁倒注瓷壶  职称:国宝级  户籍挂号时刻:1968年  出世时刻:一千多年前  出土地:彬县(今彬州市)  现住址:陕西历史博物馆  联系电话:(029)85253806  陕西历史博物馆有保藏文物171.795万件(组),络绎在奇珍异宝之间,似乎穿越到历史上那些光芒耀眼的年代。走进陕西历史博物馆第三展厅,一件巧若范金、精比琢玉的瓷壶招引了许多游客停步欣赏、拍案叫绝。  这件瓷壶高18.3厘米,腹径14.3厘米,是耀州窑瓷器中一件鹤立鸡群的珍品。瓷壶有伏凤式提梁,盖、壶联接处堆塑哺乳母子狮,球形壶腹刻饰缠枝牡丹,有着“三王”壶之称。它造型独特,壶盖与器身连为一体,灌水孔在器物底部中心,使用时须将壶倒置,把液体从底部梅花孔注入,因而又被世人称为“魔壶”。  这件瓷壶便是陕西历史博物馆“镇馆之宝”之一的青釉提梁倒注瓷壶。1996年,青釉提梁倒注瓷壶被国家文物判定组定为一级甲等文物;2013年,作为一级文物被制止出境展出;2015年,其复制品曾作为国礼赠送给印度总理莫迪。  来观赏的小朋友纷繁对先人们的才智深表叹服。记者郭青摄  国宝“魔壶”冷艳四座  靠近展柜玻璃会发现,这件呈橄榄色的青釉提梁倒注瓷壶造型新颖特别,纹饰繁复富丽。壶身呈圆形,造型像一个倒置的柿子。提梁是一只凤凰,微仰着头,似乎要展翅飞翔。壶嘴为一只张口侧卧的仰头母狮,一只幼狮依偎着母狮吸吮乳汁,生动传神。壶身一周饰有凸雕的缠枝牡丹花,下饰一周仰莲瓣,线条任意洒脱。  据闻名耀州瓷专家禚振西介绍,这件青瓷刻花倒灌壶实为耀州窑一件稀有的珍品。耀州窑始于唐,兴于宋,衰落于明,以生产工艺精深的刻花青瓷举世闻名。刻花技艺是先用刀具笔直刻出纹样概括,再在纹样旁用刀具斜刻,并剔去底泥,使纹样微凸,然后施釉烧制。制品斑纹明晰,层次分明,釉色晶亮透亮,有很强的立体作用。  那么,如此精巧独特的瓷壶是怎么被开掘的?此壶出自哪个时期,又为何被认定为国宝级文物?  1968年,彬县(今彬州市)城关镇的一位农人无意中挖出了一个瓷壶,他并没有多想,随手把瓷壶扔在了家中。1982年,他的亲属高立勋回乡省亲时,偶然间发现了这把独特的壶,猜想应该是文物,所以拿着它去讨教文物专家。当文物专家看到这件造型特别、装修精巧的古瓷壶时十分振奋,并以为这应该是一件稀有的耀州窑文物。几经周折,这位农人把这件瓷壶捐献给了其时的陕西省博物馆。  此壶一经问世,就引起了文物专家的高度重视。古陶瓷专家们发现,此壶表面润泽有光,壶呈圆形,有盖却不能翻开,不知道从何处灌水。它极为精巧,全身雕琢有斑纹,造型生动,颇具立体感。面临这样一件让人疑问不解的壶状器物,专家们称之为“魔壶”。  跟着进一步的判定,专家们以为,从陶瓷工艺的视点判别,“魔壶”胎体巩固,质地细腻,釉色淡青泛灰白,全体造型丰满华贵,应为五代耀州窑瓷器中稀有的珍品。由于耀州窑从唐代开端烧造青瓷,五代时期遭到南边越窑的影响,主烧青瓷,且青瓷质量比唐代明显提高,五代时期是耀州窑青瓷的成熟期。  陕西历史博物馆文物保管部主任贺达炘介绍,青釉提梁倒注瓷壶用不同的纹饰,如凤凰、牡丹表现出人们对美好日子的神往,然后反映了一个文明昌盛开展、公民日子安定的年代。  1996年这件“魔壶”被定为“国宝级”文物,现保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  青釉提梁倒注瓷壶解剖图。材料相片  独特“法力”耐人寻味  “魔壶”将新颖特别的器型、尖锐明晰的纹饰、青翠欲滴的青釉完美地结合在一起,犹如巧夺天工之作。不过,与其无与伦比的艺术价值比较,“魔壶”更招引人的是壶内巧夺天工的规划。  专家们惊叹于其精巧表面之余,急迫地想进一步了解这个外形像壶的精巧器物。专家们发现,壶盖与壶身规划制造为一体,底子无法翻开,仅在壶的底座有一个除壶嘴外仅有能进入壶内部的通道——五瓣梅花孔。所以,他们试着将水从底部的梅花孔注入壶内,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将壶身正过来今后,水居然不会从壶底的梅花孔漏出,将壶身悄悄歪斜,水就能正常地从壶嘴慢慢流出。经实践测验,该壶可盛水910毫升。  为了解秘这件独特的“魔壶”,专家们凭借现代科技手法,对“魔壶”进行了X光“透视”。经过检查“魔壶”的剖面图,咱们看到壶里面有两个导管,并以此判别出此壶实践上是一件倒流壶。倒流壶是一种能够把液体从壶底注入,并从壶嘴正常倒出的壶,是依据物理学中的连通器液面等高的原理做成的:连通器中只要一种液体,且液体不活动时,容器中两头的液面总坚持相平。因而,“魔壶”之所以没有能够掀开的壶盖,却在壶底留有一个奥秘梅花形孔洞的谜就方便的解决了。  青釉提梁倒注瓷壶构思十分奇妙,让人称奇。在外形、结构上的奇思妙想,反映了古代工匠大师才情独运的特性。“腹有诗书气自华”——倒流壶便是这句诗最好的注解。现在,关于这种壶的叫法有好几种,比方倒流壶、倒灌壶、倒装壶等。  据史料记载,跟着时刻的推移,倒流壶的制造水平越来越高,后来还能做成具有多个内胆,能够从一件壶内倒出不同液体的款式。一起,倒流壶也暗喻了一个“物极必反”的道理:倒的结尾为正,正的结尾为倒,苦尽甘来,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超越限度。  许多外国人在观赏了倒流壶后敬佩地说:“一千多年前,你们老先人就知道密封和讲卫生,真了不得。”  技艺精深拍案叫绝  这件青釉提梁倒注瓷壶展示了五代耀州窑制瓷工艺的高明水平,其纹饰繁复富丽,制造工艺极端精深,凝聚着能工巧匠们的汗水与才智。  据贺达炘介绍,青釉提梁倒注瓷壶是耀州窑最具代表性的一件产品,曩昔的倒流壶都是纯手工制造,而青釉倒流壶集划花、刻花、堆塑、贴塑等一切的耀州窑工艺于一身,再经过制造、打坯、烧制,制品率是十分少的,所以这件器物在我国陶瓷史上是十分重要的一件文物。  但是,早在一千多年曾经,古人又是用什么办法制造出倒流壶的呢?  据史料记载,倒流壶在宋代时最为知名。到了元代,其工艺开展得愈加登峰造极。据《元代瓷器目录》记载,倒流壶的制造工艺比较独特,烧制需经过3道工序,每道工序都较杂乱。将这3道工序完成后,顺次连接起来才组成了结构精巧的倒流壶。  经过专家们的研讨,本来倒流壶在制造过程中也是要倒着做。制造时,需求先用陶泥拉出壶形,再将准备好的导管放进壶胎内部,然后再将成型壶口封上,进炉烧制。  就连这个烧制陶瓷的窑炉,其时的陶瓷工匠也把握了先进技术。依据考古剖析,在唐代,耀州窑的烧窑温度现已能到达1310℃。能到达这样一种高温首要归功于一种窑顶彻底关闭的马蹄窑。这种窑的先进之处在于,当火从火塘升起后先到窑顶,由于窑顶是关闭的,火只能沿着窑床往下运动。这样在火焰从窑底到窑顶的运动过程中,就能够对窑内的产品进行均匀烧制。最终火从底部烟道排出。  2006年,耀州窑陶瓷烧制技艺经国务院同意列入榜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明遗产名录。  倒流壶所包含的文明内在和展示的高明技艺,为中华文明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在现代社会,倒流壶在铜川市陈炉古镇仍然在制造,并以其颇具兴趣的使用办法引人入胜。  更重要的是,青釉提梁倒注瓷壶架起了新年代对外文明交流的桥梁。2016年丝博会暨第20届西洽会开幕式上,中外嘉宾手持倒流壶灌溉友谊之花,成为新丝绸之路文明与友谊的标志。(记者杨静)   记者手记  耀州窑:在传承与立异中守住文明根脉  文物是一个年代的痕迹。博物馆是维护和传承人类文明的重要殿堂。为了进一步读懂国宝——青釉提梁倒注瓷壶,记者来到坐落铜川市的国内规划最大的古陶瓷遗址专题博物馆——耀州窑博物馆。  走进耀州窑博物馆,才知道耀州窑是迄今我国开掘的窑址规划最大、内在最丰厚、保存最完好、文明层叠压联系最清楚的古陶瓷艺术宝贵遗产。  据20世纪50年代初出土于铜川市黄堡镇的宋张隆《德应侯碑》记载,耀州窑创烧于唐,北宋晚期为昌盛时期,以生产工艺精深的刻花青瓷举世闻名。唐宋时期,耀州瓷经过海陆丝绸之路,远销东亚、西亚、东南亚、东非等地,这在许多国家的考古开掘中已获得了印证。  在耀州窑博物馆,记者见到了82岁的闻名耀州瓷专家禚振西。她仍坚守在耀州,与自己酷爱的耀州瓷工作形影不离。“从咱们的先人烧制出榜首炉原始瓷起,中华古瓷窑的熊熊炉火从古代延续到今日,汇我民族精华,熠熠生辉。”禚振西白叟激动地说。  到了宋代,耀州已有11万户工匠烧窑做瓷。耀州窑与宋代的汝、钧、官、哥、定五大名窑享有相同的名誉。元代后期,耀州一跃成为西北地区的瓷业基地和最大的烧造区。明清时期,耀州的陶瓷业到达鼎盛,炉火昼夜不熄,故有“炉山不夜”之称。  耀州瓷系列极为丰厚,发现的许多瓷器可谓稀世珍宝,尤其是黑瓷塔式罐、唐三彩龙头构件、青釉提梁倒注瓷壶等,可谓国宝,而五代时期的青釉提梁倒注瓷壶则是耀州瓷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件。至今,耀州窑博物馆院内,那件扩大的青釉提梁倒注瓷壶仿制品仍然是博物馆的重要标识。  “五代这一批东西太宝贵了。不仅是烧制技艺精深,还有一点便是,耀州瓷逆潮流而行,斗胆打破了南青北白的格式。”禚振西一语中的。  青釉提梁倒注瓷壶是五代时期耀州窑鹤立鸡群的绝世珍品,其丰满的造型、洒脱有力的装修斑纹,以及奇妙的、独具匠心的规划,表现了古代工匠的特殊才智、高明的工艺水平和审美认识。  事实上,耀州窑文明不仅仅是一种高明技艺的传承,更是一种立异精力的传承。  耀州窑从中唐开端加强青瓷的烧制,晚唐时青瓷的烧制占上风,五代时青瓷成为耀州窑瓷品的干流。晚清光绪年间,耀州匠人还学习了景德镇的青花瓷制造工艺,引入钴蓝彩料,烧出了具有地方特征的耀州窑青花瓷,一起还将当地独有的香黄釉瓷与青花瓷工艺相结合,创制出香黄地青花赭彩瓷和香黄地白釉开光青花赭彩瓷。  社会开展到今日,该怎么传承与立异耀州窑文明?“现在群众陶瓷商场饱满,但特征陶瓷稀缺。”禚振西以为,要想做大做强耀州陶瓷,需研宣布既交融传统文明,又契合现代人日子和审美需求的文创衍生品,这样才能将耀州瓷发扬光大。(杨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